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网站首页  

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

主营:模温机,吹瓶机,制袋机,植保无人机

网站公告
欢迎光临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
详情咨询客服QQ:553987032
有事儿您Q我!
?
公司资讯
站内搜索
 
市场形式
《倒带》:普通的他们谱奏出“人生最强音”
发布时间:2022-08-09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影像倒带,时光重现,短小的故事里凝聚着强大的戏剧性,迸发着强烈的情感与共鸣,如莎士比亚所说:“人生就像一个大舞台,每个人都有自己所要扮演的角色”,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,书写着自己的故事。

  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出品人物系列纪录片《倒带》,五个小故事,五个人物,分别以“生、爱、病、老、死”为主题谱写出人生的奏鸣曲,仿若于海浪中跋涉的旅人,他们奋力挣扎,他们接受伤痛,他们热烈梦想,他们便如同每一个我们,美好与悲伤同时降临,一切都在于我们如何选择,如何面对。

  每一天走在街上,你都会和很多人擦肩而过,而每个人都正经历着自己的困境或快乐,摄影机如同一个个探照灯,聚焦于个体,清晰的轮廓渐渐显现,情感的样貌被细细描绘。

  父亲、流浪汉、马拉松运动员、独身老人、高龄奶奶,他们普通又不普通,徐伟的儿子身患绝症,只有高中学历的他却独自冒险制药,他要自己一点点把儿子救活,家里俨然被他改造成了制药实验室;以收废品为生的高丰强,兜里有五块,就要拿三块买瓶啤酒,亲人都不在身边,他以酒消愁,以酒为乐;

  热衷于马拉松的梁晶,在自己热爱的事里失去了生命,而那些爱他的人始终将他念在心上;独居老人姬凯峰七十多岁仍旧舞蹈在冰刃上,被称为“冰上劳伦斯”,充满活力的他还要去尝试做更多的事;八十多岁的杨本芬选择用文字书写她的一生,对爱情憧憬的她遗憾婚姻并不幸福。

  爱情、死亡、孤独、梦想,这些或许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、也许憧憬也许惧怕的事,发生在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体上,如此令人触动。

  镜头没有猎奇,没有刻意煽情,它客观地面对生命个体。徐伟静静地在自己的实验室制作药物,在网上查找资料,每一份沉默都讲述着一位父亲的执着和爱。

  在啤酒屋的人们,交谈、争执、独饮、醉态或纵情,真实状态的记录,仿佛我们就身处现场,看这里发生的聚散离合,看孤独个体的沮丧与困顿,群体的狂欢和宣泄。生活的辛酸和温暖,都在此一一讲述。

  而姬凯峰对自己的爆红非常不适,影片中便将这一矛盾真实地展现给观众,拍摄了采访的现场,露出了摄影机背后的拍摄者,保留了姬凯峰拒绝采访的素材,也多放入了他和拍摄团队之间的对话。

  当现实被摄取搬上荧幕,真实便成了虚构的真实。但影片在面对真实个体时,尽量完整而客观地记录他们,保持着适度的距离,我们得以仿若台下的观众,适时地进入,又适时地出来。

  “没有胜利,你和我生活,小小的,而且背着重负”(保罗·策兰)幸福的日子像流水,轻易就滑过我们,往往那些沉重的、破碎的时光在生命划下刻痕。

  生命突然的逝去,难的是留下来的人如何面对这巨大的缺口,梁晶的师傅魏普龙始终没有走出来,他总觉得梁晶随时都会回来,带着新的奖杯,说自己只是去很远的地方跑步了。镜头前的他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,生活总在继续,他学习了急救,并教更多幼小的孩子跑步,他希望从他们身上看到梁晶的影子。

  片中通过梁晶的师傅和徒弟之口,收集了大量梁晶生前的影像和素材,热爱跑步,生性开朗的他并未真的离开,就像他徒弟说的:“生命的结束并不是真正的死亡,被人遗忘才是。”

  在大多数国内举行的超级马拉松和越野跑比赛里,梁晶的号码牌都是001号,他在跑圈的成绩也配得上这个“第一”

  而即便是看来幸福的背后,也必定藏有着无可言说的苦楚。乐观而积极的“冰上劳伦斯”姬凯峰,在外人看来,他直言不讳又爽朗,有着在滑冰场上优雅从容的舞姿,可内心其实有着不能触碰的痛,儿子的早逝,老伴的离开,他说他把家人的照片全都烧了,否则一看到就受不了,他独自拎着自己往走前,去接受所有新的未来。

  出了两本书的高龄作家杨本芬,却有着并不幸福的婚姻生活,影片以杨本芬的独白贯穿,将内心与现实的对立呈现出来,镜头记录了她和得了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伴相处的日常,看起来形影不离,她喂他吃饭,推着他出去散步,可杨本芬开场便说:“我哪里都不能去了,我只能像个跟屁虫一样走在他后面。”婚姻成了枷锁,锁了她近六十年。

  “我是好人,他也是好人,可我们就是不幸福。”八十多岁的她选择用文字作为武器,讲述她一生的故事,将内心的苦闷与呐喊通通宣泄出来,她不再顾忌隐私,勇敢地将她六十年婚姻的不幸写成了第三本书。

  她憧憬爱情,却蒙受着婚姻的苦,爱情童话沦为囚牢苦役,这或许不是她一个人的悲剧,她代表着很大一部分女性在发声,在用文字作着生命最后的抵抗。

  也许我们身处于不同的时代,不同的阶层,过着不尽相同的人生,可关于爱情、关于死亡、关于孤独,我们每个人都切切实实地经历过,感受过。在他们的故事里,有着每个人的影子。

  尽管每个人物都有一定的话题度,但影片没有聚焦于隐私的展露,而是出于对生命个体的关照,如日本导演原一男所说:“当我们拿着摄像机出击,我们所面对的目标终究是个人感情的世界”,也许不会有什么感同身受,可总会不由得随着主人公一同喜悦、悲伤、遗憾。

  不只是关注发生了什么,而是在这样的境况里,人如何去面对,如何去感受,如何去抉择,不是新闻里冷冰冰的报道文字,而是活生生的人,他们具体、复杂、微妙的感受。

  姬凯峰一进入滑冰场,便戴起他的耳机,里面放着悠扬的苏联歌曲,他沉浸于音乐的节奏,舒展开身体,镜头没有紧逼在身后,俯视的长焦镜头里,姬凯峰独自深深沉湎,这是他最自由的时刻,从过去中解脱,从现实的孤寂中切实拥有自己,拥有纯粹律动的美。

  影片以真实的细节,精准地捕捉着人物微妙的情感。杨本芬有只非常疼爱的小狗,她近乎以将爱转移的方式来维持着对生活的接受,吃饭时饭桌上,两人不言不语,而饭桌下,杨本芬却用脚爱抚着小狗,也因此露出幸福的笑容,可这和她一同吃饭的丈夫并无关系。

  她对丈夫的抱怨欲言又止,她牵着狗的绳子缠到了树枝上,长镜头耐心地等待她将其解开,这些无不体现对个体的尊重,对生命的人文关怀。

  伤痛是处境,而行动是力量,片中的人物并非随波逐流,他们用自己的意志做着坚实的抵抗,豁达、执着、勇敢,影片注重挖掘着人们伤痛背后的挣扎与抗争,爱与力量。

  五个人物故事,不同的身份、不同的性别、不同的年龄,以个体折射社会,以生存处境展现社会面貌,诱发着观众更深入的思考与讨论。

  浓缩的人生,迸发着强烈的戏剧性,令人回味的力量,而当将人生倒带,我们能从中看到什么,又如何面对充斥着未知的未来?

  导演是枝裕和说:“我一直认为,虚构作品要令观众‘沉醉’,而纪录片则要让观众‘清醒’。”当影片的黑幕升起,故事落幕却不会完结,或许我们可以更清醒地面对这个世界。

?